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広告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夜回想曲~第八章 →留言有獎!!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もくじ   3kaku_s_L.png   スポンサー広告
  • 【夜回想曲~第八章】へ
  • 【留言有獎!!】へ
  • TB(-)|
  • CO(-) 
  • Edit
   

夜回想曲

夜回想曲~第九章

 ←夜回想曲~第八章 →留言有獎!!
第九章 隱姓埋名



南方伊達河邊境,臨時軍營‧諾雅比的部隊
原本河邊並沒有軍營,只是因為原本的最後防線,位於河之外異空間「愛姆隆荒野」上的要塞被魔族攻下了,他們只好退到河邊,這是最糟的狀況,荒野是中間地帶,也是最主要的攻防戰場,因為常有空間不穩定的落雷,所以戰爭常常無疾而終,因為一但開始落雷就是好一陣子,連掌控雷電的天神都不能抵擋,雙方一定得徹退,因此他們誰也不能更進一步,也不會有長時間戰爭,荒野失守,代表他們再也沒有退路,絕不能讓地下暗的生物踏上天上的世界,龍神族的諾雅比率軍札營駐守,絕對要擋下他們。
「大人!士兵已經集結了...」一個士兵進來稟報
「很好....隨時待命...」諾雅比心不在焉的說著,真是大意啊....有兩個從未感受過的強大力量接近這裡,隱藏的極好,恐怕只有他感覺的到,他一直小心的觀察著他們,殊不知他才是被觀察著,
「不好了!有魔族衝進來了!是異形騎兵……」不到一分鐘,兩個士兵又衝進來,緊張的叫著,相對於士兵的驚恐,他依然相當沉穩,
「還不去應戰!」一聲令下,兩個士兵又急忙跑出去,瞬時撕殺聲四起,
「什麼人在那!」拿起劍正要出門的諾雅比突然轉身看著帳篷內部,什麼時候進來的?一個穿著白衣,披著斗篷的人緩緩走出,
「你是……!」隨著他慢慢把斗篷拿掉,諾雅比從警戒轉變成驚恐,那是一位漂亮顯眼的青年,及肩的墨色頭髮,耳前至瀏海是柔和的淡金色,那張臉.......跟他曾經深愛的女人有些神似,跟某個埋葬在他記憶中的孩子有些神似,但他的眼睛…是橘色的!跟他記憶中不一樣,是魔族偽裝?還是從地獄回來的?回到家看到慘死的妻子,那個孩子卻消失了,只有觸目驚心的大灘鮮血,這麼多年了..他有時甚至懷疑他是否其實不存在,只是他幻想出來的一個怨恨的目標,
「好久不見了……父親」平淡的聲音,卻又像寒風一樣冷透他的心扉,
「你….還活著嗎?還是….」他連想都來不及想,那名青年才踏出第一步就迅速挨近他身邊,輕巧的宛如神技,從身後抽出短劍,一擊刺穿他的心臟,劍身一轉,直接結束他的生命。
「很抱歉我沒有依照你們的期望死去….」依舊是那個冰冷的聲音,
「你…..究竟....是誰...」無法再說下去,他倒下了,歐路菲手中的劍也滑落在地上。只是靜靜得看著那具屍體,不瞑目的眼空洞的盯著前方,還想說些什麼嗎?
他最後的疑問,歐路菲沒有回答,因為他也聽不見了,也不應該聽見,他只要帶著疑問死去就好了,不需要了解他。
「歐路菲.....」一個衣的女人走進來「你應該早就不恨他了吧…..」
試探性的問著,她知道對歐路菲來說出現在諾亞比面前必定還是會引起傷痛,諾雅比雖然必定要死在這,但也不一定要他來殺才行,她知道他從未想要報仇,因為他不會真正恨任何人的,他太善良了,不會考慮自己的事情。
「但是…他有理由恨我….」
所以他親自到他面前,親自殺了他,為他的過去畫下句點。
移開目光,初次踏入自己的命運,他知道不可能回頭的,
「走吧!我要帶你去見卡爾諾斯....赫馬斯應該已經在等了」她轉身離開,歐路菲
望著她的背影,然後跟上。
************
「蕾比西歐,麻煩出來一下,一個人就好」
「喔!好的,赫馬斯大人……」正要跟蕾比西歐攤開地圖討論的時候,赫馬斯卻突然進來,似乎有些不尋常啊,卡爾諾斯想著,
「我等會兒回來在跟你討論」蕾比西歐跟著赫馬斯離開,
「好….」笑著目送愛妻,尾音未完,轉頭一看,兩個陌生人在他身後出現,都披著色的斗篷,但從衣服樣式來看應該是一男一女,
「原來這就是理由嗎?」說驚訝是不可能沒有的,但瞬間卻又有著原來如此的感覺,而更不可思議的是他知道對方一定大有來頭,卻一點都不緊張,
「真不愧是卡爾諾斯,真是處變不驚」其中一個女人說,就像跟他很熟一樣,但卡爾諾斯完全不認識他們,他有些疑惑,
「沒那回事,你們是…」
「我是亞娜莉,你應該知道的.....」
摘下斗蓬露出臉,一雙螢橘的眼睛散發著格格不入的魔性光芒,
他木然的點了點頭,雖然她是傳說中的魔女,但並不令人害怕,反倒是心生敬畏,像是面對億年神木一般,雖然她是如此的親切真實,但她究竟想作什麼呢?光想到這點就覺得一定是什麼大事,
「時間急迫,我就直接了當的說了,我想請你幫個忙..」
讓開身體,她讓身後比較高的人靠近,
「他是歐路菲弗爾,沙娜的兒子,占星師的繼承者,也就是…你的弟弟…」
他真的是嚇了一跳,他不知道他的存在,看樣子對方也不知道,摘下斗蓬的他也正驚訝看著他,突然被宣佈是兄弟他們互相端詳著,他的確是很像母親呢,不只是外表,還有感覺與氣質,但為什麼他看起來除了驚訝還有些哀愁?他突然就了解了一些事,這就是血緣關係嗎?雖然只有一半,但也感覺的出來,歐路菲應該也有同樣的感覺吧。他走到歐路菲面前,什麼都沒問,包括為什麼是跟亞娜莉在一起,就突然一把抱住他,
「你真的是我的弟弟呢….」他說著,混著無法言喻的欣喜和哀愁,然後他對他微笑,非常真心溫暖的微笑,讓歐路菲完全不知所措,只愣愣的看著他,
「他現在並沒有正式的身份,所以想麻煩你能不能讓他成為龍神族的一員…」只有亞娜莉還保持冷靜的接著說,
「正好我是『天龍‧蕾比西歐』的丈夫,父親大人又剛去世,局勢動盪不安,真是個好時機呢....」卡爾諾斯有點苦笑的說,
「你,真的沒有一點預知能力嗎?」卡爾諾斯輕鬆自在的反應反倒讓亞娜莉懷疑起來,雖然是沒有惡意和任何心機的。
「真的沒有,不過我不否認我的直覺和預感很準,以及……我相信任何事都是有其道理與理由.....」
「我知道了....那他就拜託你了...」
雖然他們的媽媽是同一個,但這時候亞娜莉感覺更像歐路菲的媽媽,在測試著要託付的對像,連一點點都不放過,像是安心之後,連道別都沒有,她離開了,望著她消失的身影,歐路菲有點落寞,因為這次他不能追上了。
*************
「卡爾諾斯先生....」歐路菲有些困窘的叫著,自己有資格稱呼他為哥哥嗎?
「叫我哥哥吧......如果你願意的話......」
他溫柔的說著,毫不給人壓力的,
「哥哥..............」
嘗試說出那他以為永遠無緣的字,那聲音聽起來是如此的陌生、不切實際,不可能真正擁有的。但卡爾諾斯笑了,欣慰的,歐路菲感覺有些複雜,不久前他殺了卡爾諾斯的父親,現在卻希冀他的保護。雖然命運本該如此,但人的心卻是無法預知的,或許是他的不安寫在臉上了吧,卡爾諾斯突然又緊緊的抱住他
「對不起啊....我什麼都不知道....」
再一次的,他感覺到那毫無遮掩熱切的關懷與疼惜,還有抱歉,他不知所措,為什麼會這樣呢?為什麼要道歉?為什麼會願意愛他呢?
「該道歉的是我啊....」
他是不應該出現在那個家庭中的人,讓那個家庭完全的破碎,
「殺低你父親的人是我啊......母親也是因我而死的...」
必須先告訴他,以免最後彼此都受傷,就算當場就被丟出去、就算又遭到怨恨。他不敢想結果,但卡爾諾斯並沒有把他推開,就算感覺的到他驚訝的微微的顫抖著,但卻沒有鬆手,無法掙脫那個擁抱,他只是抱的更緊,但歐路菲卻沒有勇氣把手放在他肩上,
「你一定受了很多傷害.....可是我卻都什麼都不知道....」
什麼都不知道,因此誰對誰錯也無法去怪罪,聽到他說他殺了父親的時候的確相當震驚,但卻沒有怨恨,反而是哀傷的,他是殺父仇人嗎?不是的,他不是不敬愛父親,雖然他正逐漸要超越諾亞比的成就,但從小他就知道身為軍官的父親可能總有一天會死戰場上,那是身為戰士的命運,而他也一樣,所以從未想過抱仇之類的事,而且更多的是他願意相信歐路菲有他的不得以苦衷,只是他永遠都不會也不能知道。
過去的他相當的幸福,有一對出眾受人景仰的的父母,有青梅竹馬最後訂下終生的戀人,並且她還是龍神之王。他完全不知道會有一個血脈相連的弟弟正過著他無法想像的可怕生活,就算父親不是同一個,但還是他的弟弟!如果他知道的話,就算違背父母他也一定會帶他走,好好照顧他吧?身為占星師之子,就算他本身沒有預知能力也知道有些事是一定會發生的,不管過程有多少可能。正如他馬上就認出他是他的弟弟,他也馬上就喜歡上他,就算對他消失的這些年找不到答案,他卻有莫名的有著一定可以好好相處的自信。
「別害怕......你是我唯一的弟弟....從今以後要像家人一樣的生活喔....」
歐路菲沒有說話也沒有反應,或許是不知該怎麼辦吧,一下太過接近的距離讓他方寸大亂,除了亞娜莉之外他還不曾如此接近一個人。但他給人的感覺相當溫暖、溫柔、可靠,為什麼會有種懷念的感覺呢?信任的感覺並不陌生,他想相信他。歐路菲把頭輕輕倚在卡爾諾斯肩頭,當作是信任的表現,
「嗯...」
努力擠出聲音,或許是太過美好的無法致信,又害怕會馬上消失,但既使如此,他知道他現在還可以稍微安心一下。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もくじ   3kaku_s_L.png   夜回想曲
  • 【夜回想曲~第八章】へ
  • 【留言有獎!!】へ
   

~ Comment ~

管理者のみ表示。 | 非公開コメント投稿可能です。
  • 【夜回想曲~第八章】へ
  • 【留言有獎!!】へ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