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広告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維也納 →籠之島(5)永生花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もくじ   3kaku_s_L.png   スポンサー広告
  • 【維也納】へ
  • 【籠之島(5)永生花】へ
  • TB(-)|
  • CO(-) 
  • Edit
   

籠之島

籠之島(4)Traumtänzer

 ←維也納 →籠之島(5)永生花
Traumtänzer ~ 迷路夢中
半夜兩點半。
天母的某個高級住宅區沒有喧囂,只有ㄧ片神經質的死寂。 雖然緊閉的窗戶與厚重的窗簾透出些許光芒證明還有許多人醒著,但又小心翼翼的不讓人發現。

步出電梯,雖然一層樓只有ㄧ戶,卡歐還是特別放輕腳步,小聲的轉開厚重的鐵門,似乎怕把某人吵醒似的。不過是他多慮了, 屋內並不是一片暗。 在暗中電視的彩色螢光顯得更加刺眼。穿著粉藍色小熊睡衣的拉齊西斯抱著跟他差不多大的長毛玩具熊坐在電視前的大沙發上,放空似的盯著電視。
「你還沒睡啊?」
「我沒有那麼喜歡睡覺.....」
雖然名義上是監護人,不過那也是為了讓『未成年』的拉齊西斯能夠方便行動的手段,卡歐本人其實並不常住這裡,也不知道男孩的生活習慣。 他沒有打開燈,脫下外套掛入衣帽間,走到他旁邊坐下。
「我還以為你是早睡早起的人呢...」
「只要我一閉上眼睛就一定會做夢,可是那並不是夢,而是這個世界的回憶......」
拉齊西斯抱緊熊,把頭埋入熊娃娃的後腦,
「那不好嗎?」
「這個世界的回憶是由許多人的記憶構築出來的,然而沒有組織的重現並不能構建世界,只會解構現有的。」
「解構?」
卡歐不解的問,
「當你們讀取某段『宇宙的記憶』時,其實是以第三者的觀點去觀看記錄,因此可以看清來龍去脈。然而對於記憶守護者來說,我們可以以當事人第一人稱的觀點看到所有的回憶,一切瑣碎得、混亂的、未經整理的、充滿偏見的。沒有系統的觀看一切只會更加混亂。」
「你一直都做著那樣的夢嗎?」
雖然同為命運之神,但所司權值不同,也有著完全不同的體驗。
拉齊西斯搖搖頭,
「從『那之後』才開始的....」
現任命運之神的中記億守護者,拉齊西斯有些沮喪的說。
聽到重要的關鍵字,卡歐遲疑了一下,雖然對外表是兒童的新同伴他變得溫和許多,應該說跟拉齊西斯在一起得人都會不自覺得變的溫和,但他依然不是親切到會安慰人的人,就算想也說不出正確的話語,所以每當這種時候他就會陷入沉默。吞下一口氣,他以盡量壓抑感情得聲音問著,
「那個人....也會作著那樣的夢嗎?......」
「恩...一定的....『我們』都會。」





房間四角燃燒的香爐散發出酣甜又沉重的氣息,讓密閉房間內得空氣變的十分混濁,即使呼吸似乎也會喘不過氣。
在房間中央放置著一張大床,地上鋪著有奇異花紋的圓形地毯,紫紗帷帳從天花板垂下,紗帳末端蝶翼般的裝飾垂在地上,如同垂死蝴蝶的翅膀。 而垂死的蝴蝶就躺在床上,金色與色頭髮攤開在淡紫色的床上,緊閉著眼睛露出痛苦的模樣,呼吸淺而倉促,端正又精緻的臉如臘一般慘白,小粒的汗珠從前額邊緣流過。 在床邊的單人椅上坐著紅髮的少女,她已經換上深紅的家居服,在只有微微螢光的房間內更顯突出。她靠著椅背閉目養神,以紅色羊皮包裹的書攤開在腿上,用螢火蟲形狀掛在書上的小燈照明。
時間不知道經過了多久,男子有些吃力的張開眼睛,最先映入琉璃色雙眼的是少女的身影。
「妳回來了啊?」
「嗯!..你還好嗎...有需要甚麼嗎?」
少女並沒有睡沉,聽到聲音就馬上答覆,
「嗯.....可以幫我準備水和毛巾嗎? 還有...蓋的太厚了....」
聞言紅髮少女馬上起身,但似乎忘了腿上還有書,一下讓他直接掉落地面,掉落的書發出巨大得聲響。她無助的看著眼前得一片狼藉,男子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
「妳不適合當護士」
適合念詩的輕柔聲音說出不是責備但卻又刺耳得話語,女子不甘心的回應,
「這種事我也知道....誰叫你要讓我照顧....」
少女從出生以來就是被眾多侍女與僕役伺候著長大,連家事都不曾做過,要看顧病人根本就是不可能。
「因為我只有妳了.................」
應該是甜言密語的話語聽起來卻有種無奈的絕望,紅髮少女一時語塞,
「今天一個人還好嗎?」
病床上的詩人轉移話題,好像前刻得尷尬不存在。
「當然....沒甚麼好擔心的...」
「說的也是......」
明明一直在一起,說起話來卻又有種彆扭,少女感到有些焦躁,詩人不論何時都故我的優雅更讓她有種不痛快的感覺,
「在這裡待太久對妳不太好......我已經沒事了.....」
男子用溫柔得聲音說,雖然他的語氣聽起來很無謂,但並不是為了支開她才這麼說的,房間內濃稠的香是混合了各種藥草與精油調配而成,有著止痛、舒緩與強烈的鎮靜作用,一般人只要待幾十分鐘神經應該就會麻痺無法思考,但女子或許是已經習慣了,雖然有點睏但還能正常思考。
「嗯....我拿東西來之後就回去睡.........」
明白他的意思,似乎也沒辦法再繼續話題,女子垂下眼簾,準備轉身離開,但她一轉身手又突然被抓住。男子將她柔軟的手貼上他蒼白的臉上,似乎在感受著什麼。
「妳今天遇到誰了嗎?」
「沒有....」
少女刻意隱瞞,她原本就沒打算這件事說出來,但他或許已經察覺了...不對,察覺應該是所當然得。
「好懷念得味道.......」
「是你喜歡的味道吧.....」
紅鳥想起那位金髮少女身上的味道,混合著桂花與麝香,甜密卻又不濃烈,高雅卻又溫柔,那是她非常熟悉的味道 - 跟男子常用的香水一模一樣。
「是啊」
「你知道她會來嗎?」
回想起來,突然的病假與她的出現,這一切是早已計算好的嗎?
「或許吧...這也是為了我自己...」
「你有哪次是為了你自己?....」
少女將手抽走,那語氣中包含著心疼與無法阻止的愧疚。

***************

六七坪大的套房關著燈,房內只有茶几、書櫃、衣櫃、床,書桌等等基本毫無美感的機能家具,乳黃的窗蓮也像是附贈的,沒有任何其他裝飾,看不出個人風格。暗紫色的行李箱攤開在地上,茶几上攤著各種紙張、表格與沙龍照,房間的主人躺在茶几旁的床上,穿著的白色背心睡衣讓纖瘦的身型一覽無疑。
「奧菲莉亞‧萊拉,18歲,出生地是保加利亞,生日是12月23日。」
這些是她閉著眼睛也寫得出來的個人資料,然而除此之外她對於她自己的其他認識是一片空白。沒有親人、沒有過去、也沒有朋友,自己究竟為什麼會出現在世界上,又被賦予這樣得身分,知曉了一切之後,她為什麼還存在著?
『妳只要一直維持這樣就好了......』
那是她所能得到最深刻且真心的祝福,但她心中的空白卻無法被填滿,她的一切都是虛假的,除了記憶中那位紅髮少女,與她從她身上看到的另一個人,她從未見過那個據說跟自已很像的人,但又有種好像早就見過的感覺。 她第一次見到紅髮少女就有一種莫名的親切與好感,希望能夠讓她永遠微笑。 有一天她消失了,她幾經輾轉終於得知她現在在台灣,於是她想盡辦法得到在台灣短期工作的機會,離開生活的小村莊成為模特兒投入繽紛到讓人眼花的時尚界,然而到底是為了甚麼? 她知道有非來此不可的理由,但或許,真正的理由只是內心深處渴望再見到她,那種衝動深深刻在靈魂中,連她自己都不明白那是不是真的屬於她自己。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もくじ   3kaku_s_L.png   籠之島
  • 【維也納】へ
  • 【籠之島(5)永生花】へ
   

~ Comment ~

管理者のみ表示。 | 非公開コメント投稿可能です。
  • 【維也納】へ
  • 【籠之島(5)永生花】へ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