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広告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籠之島(2)~Doppelgänger →Clairvoyance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もくじ   3kaku_s_L.png   スポンサー広告
  • 【籠之島(2)~Doppelgänger】へ
  • 【Clairvoyance】へ
  • TB(-)|
  • CO(-) 
  • Edit
   

籠之島

籠之島(3)~PFINGSTEN

 ←籠之島(2)~Doppelgänger →Clairvoyance
PFINGSTEN ~言語之靈

下午四點半
天色漸暗,白日沉寂的落英街漸漸開始熱絡得起來。夜之城即將展開她的大門。
然而這段時間卻也是SHRIFT店內最安靜的時刻,
「ㄟ~~小傑不在嗎?」
SHRIFT內一群女高中生驚訝的叫著,
「不是說過以後會改成排班制嗎?」
戴著綴有色羽毛與紗的帽子遮住三分之一的左臉,厚重的白色粉底與以色與銀色為主的眼妝顯得十分突出,右眼下還貼著立體的水滴型寶石,穿著色蛋糕長裙與花邊襯衫,有著金色雙眼的女店長-愛矢扶著頭,有些傷腦筋的說著,一邊把這個月的排班表給她們。她們都是常來的熟客,與店內的人都很熟識,其實在排班時都有考慮到熟客固定來的時間,只是偶爾還是會有客人突然跑來。
「雖然已經給過了,不過還是再拿一張隨身攜帶吧!」
「我還以為還是會看得到的說...店長妳把他藏到哪裡去了啦!」
高中女生嘟著嘴失望的說,
「只是讓他去老實的工作而已,倒是妳們,不是快期中考了嗎?還是趕快回家讀書吧!而且5點之後這邊就是18歲以下禁止進入的區域喔!」
「我們已經滿18歲啦!」
「就算滿18歲要是被學校查到這種時間來落英街就不好了吧!等妳們考完如果每科都考到70分的話就請妳們吃冰淇淋吧!」
落英街雖然被劃為紅燈區,不過由於白天只有少數單純的餐飲店營業,雖然SHRIFT不算是單純餐飲業但也不算色情行業,學校無法阻止學生白天造訪落英街。
「不要把我們當小孩啦!」
「要跟傑講說叫他等我們喔!!」
高中生們你一言我一語,喧鬧得聲音馬上把空曠的咖啡廳填滿。最後她們終於不甘心的離去了。


「真有活力呢!」
站在吧檯內穿著正式深紫西裝背心與色長褲,深藍色頭髮綁著短馬尾的男子說,他的名牌上寫著「千霧」
「不過這樣好嗎?把招牌拆散....」
愛矢來到吧檯前,坐在墊高的四角椅上。
「本店賣的可不是牛郎喔!而且現在我有世界級的調酒師坐鎮啊!託你的福你入店以來營業額一直有在上升呢!」
「過獎了啦...我也只是贏過幾次比賽而已....」
多次在國際調酒比賽上勝出的千霧,是最近被網羅進SHRIFT的員工。雖然有很多飯店都開價想請他,不過他最後卻選擇了充滿個性的SHRIFT,在這裡吧檯完全歸他管,可以自由的發揮創意,因此幾乎每個月都有新作品。
「對於傑和TETA來說,這個店的任務或許太過沉重了.....所以這樣也好。雖然我也知道那地方不單純,但比起背負別人的靈魂,偶爾單純的工作也不壞吧」

當他們講話時,門上的鈴鐺再度響起,
「歡迎光臨!」
愛矢習慣性的喊出,這次來得是陌生的面孔。
一襲衣裙搭配民俗風得皮革靴子,棗紅色得長髮以編織髮帶固定,中性得臉龐脂粉未施,看不出來是哪國人,是位很難用言語形容的人。她似乎有點迷茫,左顧右盼著不知道在找甚麼。
「初次見面你好,我是這裡的店長得愛矢,請問芳名?」
愛矢馬上走上前迎接,以習慣的台詞開場。
女子思考了一下,
「我有很多名字,泰波拉、泰兒、賽特.......都可以......」
「那我叫妳泰兒好嗎?」
「恩.....不過...不好意思....我只是想找一個地方...不過好像找錯了」
她說得有些困惑,似乎也不是很確定。
「你想要找甚麼呢?不介意得話可以坐下說,我對這裡滿熟得,說不定可以幫你...」
落英街街道複雜,若是不熟悉一旦進入小巷迷路是常有得事。愛矢也常常遇到問路得人,而她也樂於幫他們指路。
「我要找得是....一個很多人來來去去...卻不會停留的地方,有些人想要寄放靈魂,有些人想要找尋靈魂,接受一切又否定一切的,不應存在又存在............」
泰兒努力得思考該如何形容那個地方,可是似乎也講不出甚麼具體的情況。
「抱歉我說了很多奇怪的話...」
「......我想我知道你說的地方!」
愛矢自己也想像不到,但一個念頭卻直接在腦中出現。
「真的嗎!」
泰兒驚訝得說,
「嗯.....我們的友店梯比爾的確很像你描述的地方呢...」
愛矢站起來走到櫃台,從抽屜中取出一張純色配上燙銀文字的名片,並將它交給她。
「雖然離這裡有點遠,不過交通還算方便,營業時間是日落到凌晨四點,我想你可以去看看」
泰兒凝視著名片上的字,好像光用看得就可以身歷其境的樣子,
「真是太謝謝妳了!」
泰兒開心得站起來,似乎迫不及待要動身的樣子,
「不用這客氣!要是能幫到妳就好了,歡迎再來喔!」
「嗯,一定得!」
「慢走」
「再見!...對了!這裡也是一家好店呢!有許多記憶留在這裡被好好安放著.......所以我才會被吸引過來.....」
「咦?」
泰兒自己打開門,一溜煙的就消失了,留下有點疑惑的愛矢。
「真是不可思議的客人呢......」
千霧說,一邊搖著雪克杯,冰塊撞擊杯身的聲音在整個空間迴響,
「是啊......話說梯比爾最近真熱鬧啊....」
「梯比爾啊...雖然只去過一次,不過真是不可思議的地方呢!到底是怎樣的店呢。」
「跟我們有點像但又完全不一樣...SHRIFT和梯比爾,都是為了收容孤獨與徬徨的靈魂存在的地方。然而店門只會為相應的人打開,而與SHRIFT或梯比爾相應的人卻又天差地遠.....」
「怎麼說呢?」
千霧將雪克杯放下,
「我啊...對神秘玄怪之類的東西沒甚麼研究.....」
「喔?我以為妳有興趣呢...」
「我是有啊,不是說我不相信科學無法解釋的東西....不過我沒甚麼超能力也不可能會有...我只是個普通人而已」
「那剛剛那位應該適合梯比爾的人?」
「不....他不是任何人的客人,只是過客而已。」

********************************

你聽過巴別塔的故事嗎?
人類妄想建造通天塔,神為懲罰人類讓人類語言彼此不相通。
因此語言並不是要讓我們合一,而是要讓我們分立。
使徒行傳第二章記載,五旬節時聖靈降下,此後使徒們能說各國的語言,如此將福音傳出去。因此人們在PFINGSTEN慶祝聖靈的降臨,因為聖靈讓人類透過語言溝通。

「所以我們才能無障礙的溝通啊...我還以為我得英文變好了呢...」
「你那講得真的英文嗎?」
幽暗的店內只有吧檯開著燈,一個嬌小的男孩坐在對他來說太高的椅子上,他的色頭髮混雜著墨色的髮絲。 歐伊凡站在吧檯內,倒了一杯冰牛奶插上吸管給他。 韓少淮正在倉庫內為開店做準備,還沒開店的梯比爾,有種洞般的幽暗氣息。
「他還在忙啊?我每次都沒看到他呢......」
「不要管他啦~如果被他看到我放小孩進來就慘啦~」
「放心啦....不相信的東西就算在眼前也會視而不見...人類有這個能力,只看想看得,只聽見想聽得。」
男孩說出與年齡不相稱得早熟話語,一邊又如孩童一般喝著牛奶。
「對了,你現在的監護人到哪去了?很久沒看到了.......」
「你說卡歐哥哥嗎...大慨跟哪個女生去約會了吧...」
「不要那樣叫他....噁心死了......放小孩亂跑自己跑去約會這樣可以嗎?」
「他雖然很瀟灑...但其實是不喜歡獨處的人呢.....」
「別說這種奇怪的話了...」
「所以無法理解即使受傷也不求救...即使寂寞也不取暖的人....。就算語言共通也有無法傳達的東西...」
男孩自顧自得說著,似乎已經神遊到其他世界去了。
「聽說之前有一個長的跟O先生很像的女人來找紅鳥....想必是你們認識的人吧?」
「我才不認識那樣的人呢...」
男孩用吸管吸起最後一口牛奶,然後用紙巾擦拭嘴邊。
「騙人,真不夠意思」
歐依凡將杯子收走,放入水槽卻沒有清洗。
「這裡就跟這座島一樣,有著非非白的矛盾,而且更加極端。在真實邊緣游走與時空錯亂的人會到這裡來....這些你雖然都知道,不過並不是每個人都會在時間之河中激起波滔,多數只為了延長片刻的存在。所以出現什麼人都不意外.....」
『什麼都不意外是嗎?』
隨著男孩的離去,暮陽消失在地平線的另一邊,梯比爾打開了他的大門。
『寡言的命運之神....在時機到之前是不會洩漏的一丁點訊息的.....』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もくじ   3kaku_s_L.png   籠之島
  • 【籠之島(2)~Doppelgänger】へ
  • 【Clairvoyance】へ
   

~ Comment ~

管理者のみ表示。 | 非公開コメント投稿可能です。
  • 【籠之島(2)~Doppelgänger】へ
  • 【Clairvoyance】へ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