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敗俱樂部

[無解]-鐵塔之城的白狼

 ←新聞 →籠之島(1)~LOGS~
無解

鐵塔之城的白狼

自己的生活?
過去他從來沒有想過這種事,
雖然他從未忘記過那短暫的曾經,他與狼群在一起、在冰雪覆蓋的叢林奔跑的時光,但不知何時他已經習慣在無止境的暗中生活,日復一日,在沒有時間的世界中斬斷命運之線。
雖然他偶爾還是會到人界,會四處逛,也會夜宿酒家,但最終他仍然會回到那個暗中。除了暗之外,沒有他會久留的地方。
他的生活就是如此空虛孤獨,而且無趣。

在地下界赫赫有名的亞娜莉曾經在人間風光一時,留下城堡與大批遺產。歐路菲在人界長大,現在也在天上界佔有ㄧ席之地。那麼自己呢?出身於北國的純白之狼,在他自己的故鄉沒有任何東西留下。他早己沒有故鄉,也沒有棲身之處。
原本斬斷命運之人不應來干涉人間,但因為命運之主不在,歐路菲與天上界和人間的牽扯太深,所以由他這位一直以來跟外界沒有連繫的命運之神來到人間當幕後推手,為之後的事件鋪路。突然必須角色轉換當初也讓他不太適應,雖然不想承認,但歐路菲在這方面的確幫了他很多忙,他的主要工作是當幾家公司的秘密投資人,由於這是類似人頭的工作也不需要花太多心思。但為了能快速適應人間,他接受歐路菲的提議另外開設了電話命理諮詢商店,這是能夠不拋頭露面又接觸人最好的方法之一。命運之神的占卜是百分之百準確的,雖然他有話直說不加修飾得個性有時難以被接受,但精準與直率的意見也吸引了一些人,讓他也逐漸小有名聲。


卡歐看向窗外,冰冷的月光照著孤寂的鐵塔與安靜的城市,來到這裡已經半年了。他這才發現,這是他第一次離開虛無界那麼久。沒有牽掛、沒有懷念,只是有些不真實。終有一天會回去的,這也只是暫時的而已,一個人住稍嫌大了點的高級裝潢公寓,逐步加的私人物品讓原本只是樣品屋的空間漸漸有了自己的個性,這就是他的地盤。

『叮叮叮~』

*******************
(三個月前)
在高級餐廳前,卡歐看了看手錶,離約定時間至少還有五分鐘。
等等要和一位可能會成為他工作夥伴的人見面,是一位電台主持人,聽聲音覺得是位成熟的女性,聲音低沉沙啞但有韻味,是位心理諮詢師,想要作一個與命理結合的諮商節目,不知怎麼得找上他,經過幾次電話往來,她的提案被電台批准,她邀請他當面洽談。他們就約在這家餐廳碰面。

卡歐隨意的環顧四周,看見一位穿著咖啡色外套色皮短裙背著名牌包的女子朝著餐廳走過來,她金橘色的頭髮燙著誇張的法國捲,漂亮的臉畫著濃艷的妝,散發出一種成熟與大方自信的感覺,他們四目相對,似乎馬上就認出彼此,她露出艷麗的微笑,朝他走過來。
「你好!我是卡絲拉‧法帝爾,你就是卡歐吧」她主動與他握手,
「卡歐‧卡利斯」
她的手非常柔細,卡歐只敢輕輕握著,
「你真早到!」
「紳士是不能讓女性等的。」
卡歐不自覺得就說出這句話,雖然感覺跟他不太相稱,但他的確是這麼被教育著的。。
聽到這句話,美女不顧型象的大笑了起來,但那清脆的笑聲並不讓人覺得刺耳。
「你是說真的嗎?」
「是啊」
卡歐認真的說,並不覺得自己說了奇怪的話。雖然並不是個懂得體貼的人,但他對女性大部分來說都是相當有禮,以被教育的紳士禮節對待著
「你的聲音很有磁性,沒想到長的也很帥呢,個性也很有趣的樣子。」
卡絲拉說,灰色的眼睛閃爍著奇妙的光芒,突然被初次見面的下評論,卡歐一時不知該怎麼接話,還是她繼續接著說。
「我們先進去吧!」

西裝筆挺的侍者為他們打開門,在玄關脫下外套,美女裡面穿的是性感的低胸緊身罩衫,脖子上只戴著細細的銀項鍊,將她豐滿的胸部大方的展露出來。
服務生將他們帶到預約的位置上,這是一間非常優雅的餐館,燈光幽暗,主要的照明來自桌上的蠟燭,在細細碎碎的談話聲之後是輕柔的古典音樂。在點過餐等待的期間,卡絲拉將幾份文件拿給他,主要是工作合約之類的東西,她不只是位外型無可挑剔的美女,也相當的精明幹練,同時主管她節目的部門。
「我希望你跟我一起上節目,你得聲音應該也很適合廣播....」
卡歐從文件中抬起頭來。更加仔細看著眼前的美女。她應該也有30歲了,妝容雖然艷麗卻非常適合她,沒有刻意想要表現得年輕,讓成熟的韻味恣意顯現。
「在那之前...我可以問妳幾個問題嗎?」
美女上半身往前傾,兩手撐著臉,
「請問」
「為什麼要找我呢?妳沒有找我算過命吧?」
「我不算命的....但是我很多朋友都是你的客人,我也查過你的評價,雖然很兩極,但都說你算得很準,而且幾乎從來不說謊,不管好事壞事都毫不隱瞞。而且我們的名字開頭都是K....你不覺得很有緣嗎?」
「妳是認真的嗎......」
原本感覺很理性的話突然在最後又出現似是而非的理由,卡歐以有些懷疑的語氣說。
「當然的啊....真要說的話,就是我對你很有興趣,從之前幾次對話讓我更加確定這點」
「為什麼?」
「因為作這一行要不虛假幾乎是不可能的啊....」
「可是這樣也很容易造成困擾吧」
他並沒有笨到不知道有些實話會傷人,但那些與他生命無關的人的傷心難過並不會動搖他,所有人最終都會變成他手中斬斷的命運之線,所以他才能無論如何都據實以報的。
「那就是我的工作了,你不用擔心,只要維持真實的風格就行了」
「我還有一個問題」
「嗯?」
「妳看起來是個對外表很有自信的人,為什麼要選擇見不到人只聽得到聲音的廣播呢?」
「呵呵呵...」
卡絲拉退回座位,似乎有些驚訝的樣子,
「你覺得我漂亮嗎?」
她問了一個看似不太相關的問題,
「嗯,妳相當的漂亮」
他說的是真心話,而且相當認真,他其實很少這麼稱讚別人,
「很少人能一次專心兩件事,我不希望別人只是看我的外表,雖然的確我常常靠著美貌享受很多便利,但是最終我仍是希望能發揮我的專業知識幫助到需要幫助的人。聽起來很像高談闊論,但我是認真的喔。」
「選擇踏實但辛苦的人生嗎....」
卡歐自言自語般的小聲說著,卡絲拉沒有聽清楚。
「咦?」
「沒甚麼,我很期待與妳合作。」

**************
卡歐按了對講機然後去打開家門,看著電梯一樓一樓升上來,在自己住的樓層停了下來,
電梯門打開,穿著性感的美女帶著外燴紙袋走出來,
「嗨~我買了之前我們都很喜歡的那家餐廳的東西」
卡絲拉一手搭上迎接他的卡歐,輕輕的在他的嘴唇上啄了一下,然後像是走到自己家一樣自然的走到不怎麼被使用廚房去,卡歐也很習慣的讓她自己弄想弄的東西,走到沙發坐下,
「你餓了嗎?」
「還好」
「那我先不要拆開囉?」
卡絲拉從廚房走出來,走到他身邊,一轉身就坐到他的大腿上,
廣義來說,他們正在交往,然而並不是在談戀愛,雖然對彼此都有好感,但也只是固定對象而已。原本就是同事一周至少會見到兩次,除此之外其他時間也會約出去吃飯碰面或是在彼此家吃飯過夜,但他們仍然有各自的生活,只是萍水相逢的湊在一起。

「那麼早就開始喝酒?怎麼了嗎?」
看著桌上裝著深褐色液體的玻璃酒杯,卡絲拉問,她知道他其實不常喝酒,
「沒什麼....只是突然想試試一點而已」
他其實一直都有在訓練酒量,除此之外他也漸漸想要學習去品味哪個味道,領會哪個辛辣之後的甘醇。
「有煩惱的話就找我談談吧!你知道我很害的.....尤其是戀愛煩惱方面~」
「為什麼會覺得我一定會有那種煩惱呢」
「因為你不浪漫又不貼心,就算遇到喜歡的人也不會說,不說就算了表達方式還很糟糕,這樣是得不到人家的心的喔....」
卡絲拉雙手簍著他的肩一邊數落者,卡歐完全無法反駁。
「.......................................................」
「是不是被我說中了?」
「如果是妳說的大慨就是這樣吧......」
看到他有些無奈得表情,美女露出勝利的微笑,卡歐知道她身為諮商師閱人無數,因為專業能力總是很在短時間內分析對象的性格,在同事的過程中也早就見過她的能耐,然而卡歐對她依舊不提防的原因也正是因為她總是看到自己的盲點。即使活過千年歲月,他的心靈卻依就停留在從狼變回人類那個尚未完全開化的階段,那也就是他之所以要來到人間的理由。
「不過.....妳為什麼老對這個話題這麼認真啊?」
「因為我想看看你為了戀愛煩惱的樣子啊,你看起來總是一附很自律很瀟灑得樣子,為了戀愛苦惱摸不著頭緒得樣子一定很有趣吧。」
美女用雙手撫摸他的臉,小巧的紅唇露出惡作劇的微笑
「妳也太惡劣了....」
卡歐微微皺起眉頭,一臉沒轍的樣子,
「你不知道嗎?看喜歡的人苦惱的樣子最有趣了~」
終於從他身上站起的卡絲拉,往外走了兩步再華麗的轉身,抱著雙臂像是在思考什麼,
「讓我來猜猜吧!你感覺上就是會喜歡有胸又有腰又性感又漂亮的女人,但也可能對完全相反的對象感興趣....不過機會很小」
「前者是在說妳自己吧?」
「所以是後者囉」
「............................................」
「補充一下,如果是像我一樣主動找上你得話還好,你也就順其自然的發展下去,如果對方對你沒興趣或不理你,你就會不知道要怎麼正確的吸引對方注意,對了.....打比喻的話就像是小男生特別愛欺負喜歡得女生一樣.......」
「...................」
「不反駁嗎?不找藉口是很好,但有時沉默就代表你已經將弱點曝露出來了,不過我就是喜歡你這點。」
卡絲拉很常將喜歡掛在嘴上,但與其說是愛情的感覺,不如說是一種對於珍奇異寶的讚賞,相對來說卡歐從未說過任何喜歡或表達好感的話,但他自己也很明白,能與個性這麼犀利、總是想盡辦法拆解他的女子相處這麼久,沒有好感是不可能的。然而越是掌握『喜歡』的感覺,他就越是對自身感到困惑。
「但是,卡絲拉,那麼倒底是甚麼是愛呢?」
卡歐話鋒一轉,以像是討論某個科學問題的口吻問著。卡絲拉嘆了一口氣,
「科學的訂義、心理的訂義、道的訂義.....各種層面都有各自對愛的訂義,但如果要問我的話。我會說,這是無解吧。」
她可以用各種說法解釋,但沒有ㄧ個是她想講的答案,想對他講的答案。
「無解嗎?」
無法確認,無法比較,在開始之前結束,在結束之後才猛然回首,這就是愛情嗎?
「那麼你覺得呢?」
卡絲拉反問,很想知道提出問題的他究竟有甚麼想法。
「我不知道....我認識一個人,為了他的『愛』受盡一切折磨卻還是不願意放棄,甚至即使得不到回報也無怨無悔的付出。」
那是最先讓他注意到『愛』與其他感情的人,但是他完全無法理解他。
「如果愛太困難的話,就先從喜歡開始吧」
卡絲拉突然冒出一句不之所云得話,神情不再是剛剛玩笑般輕鬆的表情,而是宛如感同深受一般認真,
「喜歡得話是可以很單方面的,沒有付出太多,無法回收卻也不會心疼,而且也能讓自己得到快樂。如果無法去愛的話,就試著去喜歡吧」
「妳就是這樣得的嗎?」
她講出不像平常會說得話,雖然一方面似乎很符合她人際交往中玩樂人生的想法,但卻是絕對不能對諮詢的人講得。不知怎麼著,卡歐覺得似乎有點淒涼,只是退後一步不讓自己受傷而已,最後不會在誰的生命中留下什麼,也不會被記得,只是一個過客。
就跟自己一樣
「唉.....你這個人似乎沒有想像中遲鈍呢....」
卡絲拉沒趣似得轉身,雖然是她自己挑起得話提,但當她發現幾乎從未提過自己與別人得事得卡歐竟然主動提起另一個人,她才想到他竟然已經無意識間透露出他有在意的人,只是他自己都沒有發現那樣得感覺是甚麼。雖然自己正是用沒有付出太多但也不期待回的得喜歡面對他,但其實更多期望也不是沒有的,原來他們也是這麼相像,都是不自覺的就被吸引了,想到這她不禁有點無力。
自己竟然認真起來了?不會吧。
心理諮商者很容易因為接觸別人的心理世界而動之以情,原本她應該已經是很有經驗不會陷入這個情形,可是因為她從來沒有把卡歐當作諮詢人,而他有時過度天然的表現也讓她前所未見,不自覺得就投入太多下去了。
以往都是男人先陷下去,這次換成自己了嗎?
「卡絲拉?」
看到她沉默半晌沒反應,卡歐有點擔心的叫著,是自己說錯什麼了嗎?
聽到呼換,她馬上轉身,臉上掛的是那完美的艷麗微笑。
「嗯?沒事...我餓了,我們吃飯吧!」
不論如何這個問題就暫時別在想了,
答案?此題依舊無解。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もくじ   3kaku_s_L.png   敗俱樂部
  • 【新聞】へ
  • 【籠之島(1)~LOGS~】へ
  • Tag List 
  •  * |
   

~ Comment ~

管理者のみ表示。 | 非公開コメント投稿可能です。

~ Trackback ~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 【新聞】へ
  • 【籠之島(1)~LOGS~】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