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敗俱樂部

花期[草稿]

 ←眾人的獨腳戲 預告篇 →「愛」的確會上癮 有科學根據
算是從 總有一天會有人摘下你這朵花 衍生出來的作品
不過時間點是在稍早,出現的人物比較多,算是交代一些關係(?)
全年齡向

「花期」

「聽說赫馬斯陛下病倒了?」
「是啊!雖然據說現在已經沒有大礙了,但是歐蕾雅陛下還是堅持讓他回到亞爾休養一段時間。」
「聽說是因為過度勞累得關係….」
赫馬斯身為眾神之王歐蕾雅的丈夫,除了管理本身沙雷家族的事物,還要同時分擔統理亞斯加爾多的職責,使得他一直以來工作都非常繁重。然而病倒一事卻是有史以來頭一遭,使得整個亞斯加爾多都沸沸揚揚起來,到處都在討論這件事。

亞爾―威魯索利安―沙雷王城
長年不在得王突然回來,雖然已經謝絕了所有非親屬的拜訪,但還是收到許多來自各方家族得慰問贈禮,使得城內上下都呈現鬧哄哄,但又要壓低音量以免驚擾主人的微妙狀況。
然而今天的情況又有些不一樣,因為長年與父母親一起住在瓦爾哈拉的沙雷家的公主―歐洛沙特也回來了,當然是來探望父親的。
「爸爸!」
一進房間,沙特就衝到赫馬斯的身邊,他正在坐在床上看書。
「您沒事了嗎?」
她坐在床邊,擔心的說著,
「沙特,歡迎回來。放心,我已經沒有事了。」
赫馬斯伸出雙手擁抱沙特,然後安撫般的拍她的頭。她後面還有一個人,不若沙特得焦躁,而是慢慢走進來,那是伴隨沙特一起來得歐路菲,他恭敬的站在沙特後面。以一貫優雅得姿態向他點頭行禮。
「赫馬斯大人,看到您精神不錯我就安心了」
「歐路菲….」
他會跟沙特一起來意料之中的事,赫馬斯並不意外,但他有些疏遠的禮貌讓他有點不習慣。
「請務必保重身體」
「恩!爸爸你要好好休息喔!」
沙特馬上接著說,認真的握著他的手。
「我知道,妳不用擔心啦!」
赫馬斯笑著的對沙特說,彷彿在告訴她不用緊張。

為了不打擾赫馬斯休息。沙特與歐路菲沒有逗留多久就離開,準備啟程回到瓦爾哈拉。
「沙特殿下!」
「恩?」
歐路菲突然叫住走在前得沙特,
「可以跟您告假幾天嗎?接下來暫時沒有其他事了,我想要留下來陪赫馬斯大人。」
雖然沙特是沙雷族的公主,可是卻是從小在瓦爾哈拉出生長大,對自己的領地反而沒這麼熟悉,也就沒有特別想逗留得地方。早已習慣將歐路菲帶在身邊,她也很少主動提及讓他請假的事情。
「嗯….這樣也好呢…我都沒想到呢。有你的琴聲陪伴的話,一定會更快好起來吧。」
沙特有些失落得說。歐路菲是瓦爾哈拉的首席吟遊詩人,而身為直屬上司的赫馬斯一直都很欣賞他的琴聲,在歐路菲擔任他秘書得期間就時常在休息時間演奏。不過再他轉調沙特的隨從之後,赫馬斯見到他的次數也減少許多。
「這段時間只好暫時請您跟裘努斯與歐帝斯殿下學習了。」
「我知道啦!…不用太拘束,我會再來看爸爸的,如果我沒要事找你得話就跟爸爸一起回來吧!」
只要為了父親好的話,這一點小小的失落是可以忍耐得,沙特想著。露出堅強的微笑。

又是一個喧嘩的日子,因為歐蕾雅親自來探訪赫馬斯,讓亞爾上下的人都緊張的接待這位貴賓。赫馬斯此時待在他前幾年主導修建的玻璃溫室內散心,是只有少數人才能靠近的私密場所。他已經知道她歐蕾雅要來,特別在這邊等她。

穿過連接的長廊,歐蕾雅隻身走進溫室,赫馬斯坐在休憩的石椅上,溫和的笑著看著她,她走過去坐在他旁邊
「你看起來好多了嘛!」
「其實早就沒有事了,妳太擔心了。」
「這或許是個警訊…..不能掉以輕心….」
「也許吧….」
雖然赫馬斯似乎不以為異,但是歐蕾雅卻有些激動。不知從哪傳來鳥兒的歌聲,兩人突然安靜下來,共同看著前方的景色,這樣的寧靜似乎很久沒有過了,或許是一直沒有過吧。一直生活在責任壓力中的兩人,幾乎不曾這樣平靜的坐下來過。
「真是個寧靜的好地方」
歐蕾雅平靜了下來,她不曾到過這樣能讓人心靈平靜得地方。
「是啊…」
「抱歉….我一直沒有好好關心你,也沒辦法有時間一直陪伴你….」
歐蕾雅突然開口,她們很久沒有聊了,因為都背負著重責大任,連時常分隔兩地都變成理所當然的事了。
「不,這不是妳的錯啊….真要說的話…我也….」
赫馬斯正想再說下去的時候,歐蕾雅握住他的手制止了他。
「不過我至少能讓你休息一下,不要擔心工作的事,好好的放鬆一下吧。」
她難得露出溫合的神情,身為眾神之王,一直給人冰冷無情印象的冰之女王,就算面對至親也難有如此溫和的表情。
「嗯…我知道….謝謝妳。妳也不要累壞了。」

歐蕾雅走出溫室,走過連接的走廊,歐路菲已經在門廳等待了,他知道歐蕾雅先來了,所以沒有進去打擾他們。
「歐蕾雅陛下」
他單膝跪下行禮,低下沒有直視她,
「歐路菲…你在這裡做甚麼…...」
歐蕾雅已經回復一貫的冰冷的表情,歐路菲其實也已經習慣的,只是沒想到會被這麼問一時之間也有些不知如何回答。
「我…」
「赫馬斯在等你吧!快過去吧…」
歐蕾雅出乎意料的打斷他,然後繼續往反方向的出口前進,
「陛下….」歐路菲有點疑惑,今天的陛下跟平常似乎有點不一樣,
「我沒有辦法一直陪在他身邊…....因此我很感謝你一直以來對我的家人們得付出。不管是赫馬斯也好,沙特也好,都是因為有你的陪伴讓他們保有笑容。」
歐蕾雅背對著他,說出他意料不到,算是感謝,卻好像又有別的意異的話語。
「不,這是我該做得事,我才是一直感謝您們的信任與厚愛。」
歐路菲依舊謹慎的回答。
「他就麻煩你了….」
歐蕾雅低聲說著,推開門從房間離開。

歐路菲目送了一下她的背影,然後轉身進到房間,赫馬斯依舊坐在石椅上,對他招著手。他坐在另一頭的石椅上,將豎琴置於腿上準備彈奏,
「等等…先來我身邊吧」
赫馬斯打斷他,示意他坐到他身邊,歐路菲疑惑的放下琴,走過去再他右邊坐下。
「上次的傷….沒有留下疤痕嗎?」
赫馬斯拉起他的左手,之前曾經不小心受過傷,本以為會留下疤痕。結果現在已經一點痕跡都沒有了。
「我身上不會有傷痕的。雖然傷口癒合的速度跟正常人一樣,但是不管什麼傷都絕對不會留下疤痕,因為那位大人不允許…」
只有對赫馬斯,歐路菲會透露關於亞娜莉的事,因為只有他全都知情。所以他和赫馬斯在一起時會有一種不是孤軍奮戰的感覺。
「這樣啊….」赫馬斯輕柔的撫過原本有著一長條傷痕的手臂,
「不過我還是不希望你受傷…..」
「赫馬斯大人….」
歐路菲主動將頭靠在他的肩膀上。
「您不用為我擔心的。」
歐路菲只是安靜的靠著他,赫馬斯憐愛的順著他的頭髮,
「其實只要這樣就夠了….只要你這樣在我身邊就足夠了。」
赫馬斯說,看著那孤單豎立的金色的豎琴,讓自己的頭靠著歐路菲的頭。
雖然他的確相當喜愛他的琴聲,但或許彈琴也只是藉口讓他留在身邊而已,
歐路菲有些驚訝,但並沒有表現出來,其實對他來說也是一樣的。雖然音樂對他來說的確是僅次於生命重要的東西,但那也要有重要的人能夠聆聽才有意義。所以他總是在演奏,希望如此就能夠被需要。
「就這麼暫停一會兒吧…」
赫馬斯閉上眼睛,兩人頭靠著頭,在寧靜之中稍作歇息。

歐蕾雅回到瓦爾哈拉,織品管理部的負責人已經約好要送新衣服過來給她試穿。所謂的織品管理部,人稱衣坊。是瓦爾哈拉宮中負責出產所有織品的部門,舉凡日常家居服到宴客禮服,床單到宴會廳掛飾,都是經由織品管理部的巧手工匠之手。現任管理人是龍神族的夜之龍,會擔任此職完全是出於興趣與她本身的才能,出生於中國、以刺繡傳家的龍玉潔,本身對於服裝設計就有極大的熱誠,使得她放下武器大多時間都耗費在衣坊中。

玉潔拉著裝滿布料的箱子來到格拉姆宮女王私人的接見廳,拿出披風的半成品請歐蕾雅試穿,歐蕾雅披上之後,她便來回測量作記號。通常她們是不說話的,頂多只有玉潔請歐蕾雅發表意見。一方面是為了不打擾她工作。一方面也是因為沒有話題,但今天歐蕾雅難得主動開口。
「對了,玉潔,你以曾經念過一首來自你故鄉的詩,好像是跟金色的衣服有關….還記得呢?」
不知道為什麼腦中一直出現幾個字,歐蕾雅突然很想要回味一下。
「陛下是說金縷衣嗎?」
玉潔直覺得就想到這首詩。
「嗯!能再唱一次嗎?」
「當然!」
她停下手上的工作,清了清嗓子。以低沉的聲音唱出,
「勸君莫惜金縷衣.,勸君惜取少年時,花開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

「花開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
歐蕾雅不斷默念最後兩句,似乎像是領悟了甚麼一般。
「陛下?」
「沒甚麼……這真是一首好詩…..」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もくじ   3kaku_s_L.png   敗俱樂部
  • 【眾人的獨腳戲 預告篇】へ
  • 【「愛」的確會上癮 有科學根據】へ
   

~ Comment ~

管理者のみ表示。 | 非公開コメント投稿可能です。

~ Trackback ~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 【眾人的獨腳戲 預告篇】へ
  • 【「愛」的確會上癮 有科學根據】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