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億年雪

外篇其之四 願者之夢

 ←億年雪 補遺 其之三 →外篇二三四雜言
外篇其之四 願者之夢

深淵―比暗更深沉的地方。
濃濁的氣流都是生命之源,沒有光、沒有空氣,
只有古老的思緒,無止境的低語著。
那是命運之神被放逐之地。

SCHEE04.jpg





歐路菲睜開了眼睛,或者說意識甦醒。因為那一瞬間他就了解,現在的他已經不在現象的世界中了,只是一團意識而已。沒有實體,身體五官也就沒有意義。然而如果只是一個意識的聚合,他還能宣稱自己仍是自己嗎?身體只是將靈魂固定於現象世界的媒介,然而正是因為那個血肉之軀,他成為被稱為歐路菲的存在。雖然他不能說喜歡那樣得自己,綜然擁有令人稱羨的美麗外貌,然而也因此傷害過人也被傷害過。只是因為有兩個重要的人,赫馬斯―除了亞娜莉之外第一個對他溫柔的人,也是他最初效忠的人,還有他的女兒歐洛沙特―他的命運之子,他活在世上所作的一切只是為了與她相遇。因為他們都說過喜歡那個自己,因為他們記憶中的自己是那個樣子,讓他想要維持他們記憶中的外貌。
因此他想像身體依然存在,想像靈魂轉化成身型。他用想像的手摸了自己的臉,觸感有點不切實際,畢竟這只是記憶而已。身體的形狀、皮膚的觸感、衣服的重量,對於漂浮的靈魂來說,只是記憶的重現而已。但只要自己仍是能被認出的樣子,他就有些許勇氣了。

那麼,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呢?
被深淵之劍刺穿心臟,肉體陷入永恆的沉睡,靈魂擇被放逐到深淵之中,但還未被吞噬。換句話說,自己還沒完全消失,是那位大人的慈悲嗎?
『沙特…….到底作了甚麼抉擇呢?那麼…..我呢…...』
為什麼會在深淵中恢復意識,又為了甚麼目的呢?
自己的聲音只會在腦中出現,只有自己能感知自己的存在。或許自己早已消逝,只是記憶還在宇宙中留存。
說到記憶,深淵不也就是吞噬了一切,也包括記憶的存在嗎?
周圍的暗氣流,不就是ㄧ股股記憶之流嗎?
他環顧四周, 原本單純的暗似乎開始改變了……
那是連結到異界時空的道路,
暗無所不在,深淵也是一樣的,他們穿越時空時,就是透過深淵。所以現在自己還可以這麼做嗎? 他遲疑了一下,不過怎麼樣都無所謂了,他自嘲的笑了笑。
踩在想像的道路上,往前走去。
*****************************
SCHEE05.jpg


擺飾十分簡單的房間,看起來有點眼熟。四處觀望,塔羅牌與魯涅文字石刻隨意散放在桌上。卡歐坐在窗台邊的座椅,左手撐著頭閉目養神,他的白狼們圍繞著他一同歇息,完全沒有察覺他的存在。這是記憶,或是自己連靈魂也稱不上了?
他知道這裡是哪裡,離深淵最近的地方,卡歐休息的異空間小屋。
他走近他身邊,卡歐素白的頭髮與皮膚在月光之下似乎散發出微微的白光,緊閉著雙眼,看起來睡得十分熟。稱不上溫柔,但十分瀟灑的這個男人,他一直都知道他長甚麼樣子,但卻從未仔細看過他的臉,現在這麼平靜得看著他,反而覺得有點陌生。
『幹嘛不躺在床上睡?手不會酸嗎?』
歐路菲想著,他過去從未擔心過他,因為比起自己,他是個各方面都比自己強上許多的人。一直都堅守著命運之輪,從不自我懷疑的人,在自己任性的行為之後,一定感到非常困擾,但是還是堅持以自己的方法走下去吧。如此堅強的人在此時讓他感到一絲穩定的欣慰。
歐路菲往後退,將寂靜的空間還給他。

第二條為他而開的路是一片很長的暗,連他都不確定會通向哪,但他還是走下去。彷彿終於到了盡頭,景色變了,但仍然是一片暗。天空是暗紫色,舉目所及到處都是高聳入天、大的不成比例的古樹。時間流動得似乎特別緩慢,這裡是別的世界,不是他熟悉的第零層。他持續走著,滿地是落葉,但對他沒有影響,他婉如飄浮一般的前近。
在路的盡頭,他終於了解為什麼他會來到這裡。
SCHEE03.jpg

『赫馬斯大人!』
赫馬斯躺在空地中間,雙手合十。身體大半都已經被落葉覆蓋。歐路菲加快速度來到他身邊,跪在他身旁。然後,如果他還能哭泣的話,他一定已經流下許多淚水了。眼睛是溫熱的,有淚水滑過臉頰的感覺,但沒有滴落下來,因為根本就不可能有真實的淚珠。

赫馬斯緊閉著雙眼,雙唇與臉頰一樣透著青灰色的蒼白。他已經比自己早一步走向永世安眠了,一定是亞娜莉把他留在這的吧?在這時間流動緩慢的世界中,在他被落葉完全覆蓋之前,身體還能維持完好的模樣。歐路菲無法克制的啜泣著,就算沒有真的淚水,他還是習慣性的伸手拭淚。
『你死也不想要回到…..原來的故鄉嗎?』
歐路菲伸手觸碰他的臉頰,沒有觸覺,甚至沒有溫度。或許是他不願意去想像赫馬斯死後的會是甚麼樣子。他的臉依然跟記憶中一樣俊美,曾經如紅色天鵝絨般華麗的紅色長髮已經變得黯淡無光。當自己陷入永眠的時候,是不是也讓那個人那麼悲傷呢?已經不存在的心痛了起來。兩個他曾經宣誓效忠過的主人,一個已經離他而去,另一個正為了他而悲傷。
他撩起頭髮,俯下身,讓自己回想起那最甜美的回憶,輕吻了他緊閉的嘴唇。那不是冰冷的觸感,而是跟記憶中一樣的溫暖。
『永別了….我的王』

他抬起頭,周遭的一切消失,古樹、赫馬斯,一切都變成暗。
他並不驚訝。

在那一切暗之時,那個人果然出現了。
『亞娜莉……』
亞娜莉向他走過來,似乎一點也不驚訝他會恢復意識,還讓自己的形體再現。
她對跪在地上的他伸出手,溫柔的微笑著,
「走吧!」
歐路菲抓住她的手,她能夠觸碰他,而且那觸感是真實的。只有這位純粹的終極之神才能夠觸碰到各種型態的人,因為深淵就是包容、接受一切。
不知道她到底要帶他去哪裡,是再回到深淵嗎?
他站了起來,讓她拉著她向前走。她看起來很輕鬆,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在無法數算時間與距離的空間中,終於她停了下來,那是他從未見過的地方,一座由透著七彩光芒的色不透明晶體型成的圓拱大門,
『這裡是哪裡?』
歐路菲終於忍不住問了,守護著宇宙的記憶的他,幾乎沒有不認得的地方。但這個地方不存在於任何人的記憶中,有甚麼地方是不會有人記得的呢?
「這裡是靈魂之殿」
亞娜莉放開他的手,對他說,
『靈魂之殿!』
歐路菲驚訝的睜大了眼睛,的確,如果是這個地方的話,是不會有人記得的。因為這是靈魂投生於現像世界之前待的地方,也是死亡失去形體之後回歸的地方。在靈魂還未成為「生命」的地方,當然不會有任何記憶。問題是…..
『我們不是不能夠來這裡嗎?』
命運之神與命運之子,都是只存活一世,不曾轉生也不會轉生的靈魂。由命運得制定者直接創造,死後也不會回到靈魂之殿,而是直接進入深淵消失。

「原本是這個樣子沒錯……不過,因為命運之輪提早脫軌了,原本要降臨在你們生上的命運也沒有發生,這樣的話你們是為何而存在的呢?」
歐路菲聽著完全超乎他想像的話語,無法回話。
「我會再度重掌命運之輪,守護新的命運之路。沙特許下了這個願望,因此我要回收原本沙特被賜予的力量,如此一來你們的使命就都結束了…..」
『‧‧‧‧‧‧』
「然而要讓你在重返世界是不可能得,很遺憾今世你們是不可能再見了。但從今之後你們可以成為普通的靈魂,不管要經過多久,總有一天會再相見的吧…...畢竟你們是為彼此而存在的靈魂,就算不再具有命運之神與命運之子的身分也不會改變……」
亞娜莉移開了腳步,歐路菲看著那過去無法想望的的大門,再看了看亞娜莉,似乎還不太確定。
「去吧!你自由了……」
她的聲音有點哀傷,似乎忍耐了許久,
『亞娜莉….』
「不要讓我再跟你道別一次….」
他已經讓太多人傷心過太多次,即使每次都認為是最後一次,但最終總是又被救起。是該放下的時候了,他不再遲疑,往前走去。
『謝謝妳…..』他說,
『還有….對不起…..』
色的大門開始發出光芒,變成透明的七彩水晶,原本暗的前方也變成一片刺眼的光亮,歐路菲毫不懼怕的走入那光芒的深處,消失了身影。
靈魂之殿納入新的靈魂,然後再度歸於平靜,
只剩亞娜莉留在原地。
「真是得….為什麼你們連最後說的話都一樣呢…..」
她轉身離去,再度回到她該去的地方。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もくじ   3kaku_s_L.png   億年雪
  • 【億年雪 補遺 其之三】へ
  • 【外篇二三四雜言】へ
   

~ Comment ~

管理者のみ表示。 | 非公開コメント投稿可能です。

~ Trackback ~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 【億年雪 補遺 其之三】へ
  • 【外篇二三四雜言】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