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広告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億年雪~第十四、十五、十六章雜言+其他 →我願為你下地獄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もくじ   3kaku_s_L.png   スポンサー広告
  • 【億年雪~第十四、十五、十六章雜言+其他】へ
  • 【我願為你下地獄】へ
  • TB(-)|
  • CO(-) 
  • Edit
   

未分類

億年雪補遺之二

 ←億年雪~第十四、十五、十六章雜言+其他 →我願為你下地獄
億年雪補遺之二

冬日最後的暮陽



格拉姆財團的總裁,蘿拉坐在溫室花園的吊椅中。已經是冬季了,大地變得一片雪白,只有在溫度調節得溫室中才能見的到植物的翠。她低頭看著手中編織的蕾絲,但是沒有動作,似乎在想些甚麼,桌上有用蠟燭保溫的花茶,還有兩個空 的茶杯,正等著被使用。門口傳來了動靜,依稀可聽見隨身保鑣說了”這邊請”,隨著聲音的方面,她抬起頭,看看等待的人是否還跟記憶中一樣。
進來的是一位高挺的成年男性,穿著挺拔的暗灰色西裝,一頭堪稱華麗的鮮豔紅髮整齊的綁起。左分的劉海落在白皙的皮膚上,襯托出他翠的眼睛。
「赫馬斯….你來了」
她露出溫柔慈愛的微笑,就像看到自己的孩子一般。
「蘿拉,好久不見。」
赫馬斯彷彿在叫老朋友一般得直呼其名諱,其實蘿拉是他的繼母,但在外人看起來,這兩個人的年齡外表看起來差不多。
「坐吧…喝茶嗎?我自己種得花茶喔…」
邊說著,她已經拿起茶壺將茶杯沖滿了。
「我沒想到能看到你呢!我真得很開心」
「我也是呢…我是說…我沒想到我能活下來…」\
淡然的口氣中帶著幽幽的悲傷,蘿拉知道他曾經面對了生死關頭,甚至她曾經真的聽到過他的死訊,卻無法確認。因此她無法說出要他別這麼說得那種話,雖然自己的長壽實屬難得,但從戰爭中留存的性命更加寶貴。蘿拉沒有多問甚麼,天上界的變遷太大了,從丈夫死後就離開了天上界的蘿拉幾乎無法獲悉全貌,就連親人的生活也無法知道,也無法詢問。過去已不可追,只好轉移話題到現在,
「對了….你到人間打算做甚麼呢?」
「我打算去旅行…」
「一個人嗎?」
「不…..跟一位老朋友…..」
「這樣啊…也好呢…一個人也未免太寂寞了」
蘿拉沒有問到底是誰,那不是她該過問的事,除了過去曾經共度的時光之外,在她面前的人可以說已經完全是另一位陌生人了。
「我本來想叫你留下來的,不急著上路得話待幾天也好,不過你都已經計畫好了,我也不好多說甚麼,有什麼問題儘管找我幫忙吧….」
「謝謝妳」
「謝甚麼,再怎說我也是你的繼母啊….雖然我一直很難把你當成我的孩子。我是說…我原本把你當作是年齡差比較大的表弟而已….」
「我知道….您跟父親結婚其實是為了保護我,因為那時的長老都不喜歡我。而且其實我對母親的映象並不深….反而是你跟我姐姐…..在我的記憶中更為鮮明…」
出生之後母親的身體狀況就每日愈下,姐姐琳又是一位文靜的淑女,父親又總是因事忙碌。幾乎所有男孩需要的體育活動與教育都是由母親的表妹-那時還是他阿姨的蘿拉陪伴的。她過去是一位充滿衝勁與活力的女性,然而許久不見,她已蛻變為另一種模樣了。

「說到這個…..有一件事我一直很想知道….雖然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蘿拉突然開口,這件事似乎已經藏在她心中很久了。赫馬斯似乎也有點吃驚,等著她開口 。
「你最後一次去見赫馬特的時候….到底說了甚麼?」
她指的應該是,在赫馬特和蘿拉雙雙將神位交給子女之後,兩人一起退隱到亞爾的山間,在赫馬特去世的一個星期前,赫馬斯曾經來見父親最後一面。
赫馬斯思索了一下,那似乎勾起了他太遙遠得回憶,但他還是緩緩開口了,
「我問他….是否曾經對姐姐的事感到後悔….」
他得口氣有些猶豫,似乎原本想封印到永遠的樣子。
「對不起…..」
他不知道為什麼要道歉,但蘿拉會這麼問一定是因為那之後發生了甚麼事。
「傻孩子….幹嘛道歉呢?他是怎麼回答你的?」
「他說他不知道…他依舊認為那是為了我們好,只是她不了解……他唯一覺得後悔的,就是我一輩子都無法原諒他…...」
赫馬斯還能回憶起那一天。原本記憶中的那位父親總是眉頭深鎖,將頭髮紮成一絲不苟的辮子。但是那個父親卻不再存在了,他將頭髮剪短,放鬆的臉部表情看起來淡然而飄渺,像是失去了一切的力量。他知道了自己的死期,所以希望見到兒子最後一面。
「那你原諒他了嗎?你應該知道,他非常的愛你吧。他真的認為你不肯原諒他,並因此感到非常悲傷……」
蘿拉過去曾經跟赫馬斯說過,自從她表姐死後,他父親就再也不對任何人嶄露內心的想法了,就算是對第二任妻子。
自己一定是真的傷了他的心,才讓他對蘿拉吐露了心聲。
「那時的我的確不理解也無法原諒,但現在我完全明白了。在我也有了自己的孩子之後,我才知道為人父母的不足…也知道父親對我的愛有多深….. 」
父親愛自己超過姐姐,所以犧牲了她與自己。直到他有了沙特這個女兒,他願意為她犧牲一切,他才知道那種愛是多麼深刻且殘酷。
「所以我很後悔那時我問了他這個問題…....」
「他一定知道你有一天會理解的…....」
蘿拉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只好如此的安慰他。
「或許吧」
「對不起,勾起了你不好的回憶呢」
「沒關係….而且…對我來說…回憶沒有不好的。就算是悲傷的事……只要還有同樣記得的人,就是最大的安慰了」
兩人陷入沉默,過去都太沉重,然而未來卻沒有交集,話語在此時變成一種困境。
只有花茶的香氣緩緩上升。
赫馬斯沒忘記品嘗蘿拉親自調配的花茶,他深吸一口香氣,然後小口的飲用他,品品嘗它的味道,溫潤又順口,相當高雅柔和的味道,他非常喜歡。
「味道非常棒呢。」他說,讓蘿拉在幫他添滿杯子。
「那麼,我差不多該走了,有人在等我呢」
喝完茶,赫馬斯說。
「有人等也是很幸福的呢….去吧…..」
蘿拉說著,她知道這是最後一面了,或許是現今唯一一位跟她來自同時代的人,
但她笑了,溫柔且開心的,沒有悲傷,只是將過去畫下了一個句點,
再也沒有遺憾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もくじ   3kaku_s_L.png   未分類
  • 【億年雪~第十四、十五、十六章雜言+其他】へ
  • 【我願為你下地獄】へ
   

~ Comment ~

管理者のみ表示。 | 非公開コメント投稿可能です。
  • 【億年雪~第十四、十五、十六章雜言+其他】へ
  • 【我願為你下地獄】へ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