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広告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試作 →第十三章雜言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もくじ   3kaku_s_L.png   スポンサー広告
  • 【試作】へ
  • 【第十三章雜言】へ
  • TB(-)|
  • CO(-) 
  • Edit
   

億年雪

億年雪[初稿]第十三章

 ←試作 →第十三章雜言
第十三章 Ewig Alleine
今世之寂寞將存於永遠



「我應該跟你說過,如果你敢讓沙特難過的話,我一定不放過你吧!」
「是的,我記得的。請放心,無論何時我都是以殿下的幸福為優先考量的」
「你認為的幸福真的是她的幸福嗎?」
「我雖然不能確定,但我希望如此」
「我再問你一個問題...你把你自己擺在第幾位呢?」
「那不重要」
「我認為...不注重自己幸福的人也不會讓他人幸福的...」
「你說的很有道理呢。」

『結果,你到最後都搞不清處狀況嘛….』
裘努斯靠在陽台旁,不知為什麼想起以前的事了,顯的有點浮燥。
「怎麼了嗎?快要下雪了,先進來吧!」
靠坐在床上的歐帝斯察覺到他的情況,把手上的繡弓放到一邊,
「我只是還是很氣那個傢伙...」
關上落地窗,裘努斯走進來,順手把窗廉也拉了起來。
歐帝斯嘆了一口氣,
「你還是老樣子啊...我記得你們兄妹從以前就很喜歡找他的麻煩...」
「哪裡算是找麻煩啊?難道你不曾生過他的氣嗎?」
「或許有吧...他總是有意無意的激怒我們呢...。不過,後來回想起來,我們或許對他的要求太多了」
「要求太多?」
裘努斯似乎還不打算睡,坐到床邊的椅子上。
「不能因為他年紀比我們大,又是沙特身邊的人就要求他總是要十全十美吧...事實上他的確已經很完美了。或許因如此我們也將之視為理所當然吧。」
歐帝斯現在才開始回想起過去,其實他們並不常回想起關於歐路菲的事,或許應該說並不想。因為命運之神太讓人心碎了,對自己與他人都是。
「我並沒有把他視為理所當然…」
「你只是不喜歡他而已,而且不是不喜歡,而是因為他帶有亞娜莉的力量會吸引你,結果反而讓你抗拒。你到現在都還是很在意他,不是嗎?」
歐帝斯冷靜的剖析著,他深知每一種安撫他的方法,也知道怎麼樣辯倒對方。他幾乎從來沒輸過,只是他並不需要總是與他爭論,只要最低限度的點出事實,裘努斯自己會明瞭的。
「真是的,明明是你的妹妹,為什麼看起來我比較擔心呢?」
認輸的裘努斯撐起頭,不像他平常穩重的樣子。
「擔心什麼?」
歐帝斯輕鬆的說著,從床上下來了,
「這樣要到什麼時候?有可能到永遠嗎?」
歐帝斯披起床邊的披肩,其實他並不冷。他走到裘努斯身後,將雙手搭在他肩上,
似乎是要安撫他的樣子。
「我記得...當初是你說,這是折衷的辦法...」
那時明明都已經表現的不想插手了,現在卻還是不自覺多想起來。這算是他們當初沒預料到的吧?
「但我也說過,這結果不是他們想要的,卻是他們所選擇的。或許是因為分開太久了吧...回憶和感情都變的很淡,覺得那樣也可以了。一旦記憶和氣氛都回復了,就會覺得這樣根本不行啊...真是讓人看不下去...」
「有限的人追求永恆,但擁有永恆的人卻追求瞬間。就是因為永遠太長久,只要能夠延長一秒彷彿就能夠延遲無盡的到來...」
歐帝斯輕柔的說著難解的話。裘努斯其實是知曉的,他們已經跟沙特和歐路菲走在完全不同的道路上,但又對只能接受感到無奈。
「所以我們是有限的人吧?」
像是在徵尋同意,裘努斯問。
「你能夠永生不死嗎?」
歐帝斯回答了,那並不是問句。
其實他能的,流有暗女神與龍神之血,他擁有無盡的壽命,但依然可能會因為各種原因而喪失生命,不論是戰爭或病痛,他的生命與肉體連結在一起。就算能永生,也並非不死。
「至少我還能決定結束之時。」
至少,他還有能在無盡之前自我了斷的能力。曾經將要跨過死亡之門,他從未想過要度過永遠的歲月。該結束之時自然會結束,他是那麼想的,但現在他卻不確定了。
「其實不是不能選擇,而正是因為可以選擇,才無法下定決心。」
不用選擇的話,反而比較輕鬆。因為一但選擇了自己的命運,一切的後果都要由自己承擔。
歐帝斯早已將一切都看的透徹了,但身為無法選擇者,他也只能如果冷靜的說著,卻什麼都作不到了。
這次換他走到窗前,撩起窗簾看向外面。下雪了,因為他期望如此。
雪花落到地上,而慢慢結起一枝枝冰雕般的玫瑰,在雪地中冰清高潔的綻放著。
**********
南歐的風是和栩的,帶著海洋的氣味,
「等一下...爸爸!」
歐帝斯用他可能是有生以來難得的快速奔馳在小巷中,亞麻質的鬆衣服和細長的髮絲不斷飄動擺蕩。目標已經走下山坡了,他還是繼續追著。
裘努斯在後面,以不超越也不追丟的速度與距離跟著他。
這裡是希臘雅典,觀光與度假聖地,也是著名的神話之鄉。
就像是巡禮一樣,歐帝斯與裘努斯造訪了許多與神話有關的地方,雅典是第二次來。這次的行程比較接近渡假,不到太偏僻的地方,沒想到卻遇到意外的人。
歐帝斯不顧旁人,一邊追一邊叫著,他知道他沒有認錯人,紅色飄逸的華麗長髮和高挺的身材,還有他身上散發的氣息,他不會認錯自己的父親的!
跑下最後一層階梯,連氣都還沒換,眼看目標已經消失了,他慌忙的轉身時,赫馬斯已經出現在他身邊,讓他直接撞上了他。赫馬斯伸手穩住他的身體,表情十分溫柔。
「歐帝斯」
「爸..爸..」
終於能停下來,一時之間歐帝斯還換不過氣,聲音也是斷斷續續的。
裘努斯也跟過來了,點頭和赫馬斯打了聲招呼,
「我以為你要跑走呢...」
歐帝斯嘆了口氣,似乎安心了的樣子。
「不是的,我是在追這個孩子。」
一隻咖啡色的小狗害羞的躲在赫馬斯的身後,還不到他的膝蓋高,似乎是幼犬,表情十分無辜可愛。赫馬斯一手將他抱起來,雖然在空中有點反抗,但一但被抱在懷中就變的十分溫順,撒嬌似的摩蹭他的衣服。
「看起來很乖,但總是很愛玩一下就跑不見了,偏偏又是這麼小呢...」
牠天真的臉蛋好奇的看著兩個陌生人,歐帝斯對他笑了笑,

「沒想到會碰到你們呢...本以為再不會見到記憶中的人們了...」
赫馬斯感嘆的說,但沒有沉浸在回憶太久,
「在路邊聊天不方便,趕時間嗎?還是能找個地方坐坐呢?」
「當然!一點都不趕」
歐帝斯覺得他好像已經忘了怎麼跟父親說話了,心情無法安定下來。

他們來到濱海的咖啡廳。其實氣氛是很微妙的。他們只是漫無邊際的聊著一些旅行的見聞,不是刻意的卻都不去提起家鄉的事情。他們都還在四處遊歷,只是歐帝斯和裘努斯已經決定定居的「家」了,而赫馬斯似乎還頗適應這種居無定所的旅者生活。最後他們沒有留下連絡方式,或許他們知道再見已經是不知期了吧。

夕陽西下了,
裘努斯和歐帝斯已經離開了,只剩赫馬斯還坐在原地,
「辛苦妳了,一直躲在旁邊,妳為什麼不出來呢?」
「我沒有打算與他們見面...」
一身色雪紡紗洋裝的亞娜莉如魔術一般的從他身邊出現,坐到赫馬斯對面的位置上。
「只是時機未到吧?」
「或許吧!反正他們也好的很嘛」亞娜莉笑了笑,不打算回應,伸手逗弄幼犬,小狗就沒禮貌的爬到桌子上,越過桌子到她的懷中讓她撫摸後頸,
「那麼,接下來呢?」她問,
「這次該你選了,到妳想去的地方吧!」
「我想讓你看看其他世界...除了第零層之外的地方。」
「我們不是不能隨意跨層嗎?」
雖然世界分成好幾層,但每層之間平時是不交流的。因為每層的天然環境、氣候、時間流、種族等等都有很大的差異。只有各層的統治者擁有與彼此溝通的神器,但也只有緊急時才能使用,真正要見到來自各層世界的人要等到每千年的眾神大會,但也只有各界代表能夠參加,到他界參訪的機會幾乎是微乎其微。
「有我在就沒問題,第三層的樹靈園和第五層的妖精之鄉艾凡拉是我常去的地方,應該對你也會是比較舒服的環境吧。」
「好啊...不過...這孩子怎麼辦呢?牠沒辦法跟我們去吧?」
小狗又循原路跑回赫馬斯懷中,她似乎比較喜歡他。
「我可以等啊...」
亞娜莉理所當然的說著。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もくじ   3kaku_s_L.png   億年雪
  • 【試作】へ
  • 【第十三章雜言】へ
   

~ Comment ~

管理者のみ表示。 | 非公開コメント投稿可能です。
  • 【試作】へ
  • 【第十三章雜言】へ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